普洱茶新闻

走!到南糯山“吃茶去”!

发布日期:2022-07-12 总浏览:202

1.jpg


初访南糯山,满目都是茶树,大片大片的青绿,在雨水的洗涤中泛着透亮的光。间有樱花开得粉红,不知名的白色小花也不忘点缀其中,始知春入红尘。山河草木,落成世界的形象,万物最后比时间本身庞大,也微小,重新萌芽,在光与影之间,不断更替。久在樊笼,扛花去看故人,或任它流云三千,正是一天中的好时光。


2.jpg


南糯山早已盛名在外,作为普洱茶重要的原料产地,常年云雾缭绕的环境,漫射的阳光和深厚的土壤,使得南糯山所产的茶,叶片肥厚、香气清雅、汤质饱满、回甘绵润、耐泡度高,尤以古树茶最为出名。因此到南糯山最合宜的理由就是“吃茶去”!


3.jpg


正是明前采茶时,四处可见忙碌的茶农。南糯山的春,在采茶人的手中流响,直到飞鸟笨拙地拥抱黄昏,壶中的茶叶舒卷几回,尔后悄然沉落。观花走马后,才在“南山隐”客栈住下。客栈的名字简单,却暗合“心有小隐即青山”之意,傣族风格的竹楼,就错落在茶园中,拉开窗帘,即是风景也是生活。


4.jpg


我住的园子,泳池边有一棵大树,茶农说它的原意是拴大象的地方,对于常住于此的人们来说,兴许也有着温和、朴实和厚重的寓意。门口是一条土路,老的茶马古道经过之地,远去的驼铃和马蹄声,当风吹过,似依然在耳边响起。历史的风尘百转千折,我们不一定在世界的尽头才能相遇,也可能就在下一个拐角相逢,时间所完成的一切,纵使星光也会给予回应。


5.jpg


而世间百味,回甘与味苦,旧时月色与明朝有意,到得南糯山才知晓,茶自山中生,亦自心间起。没有任何划定的道路通往自己,只有专注于非你不可的事物,才会发现,生活永远比想像多出一种。我心中想着,明天要去采茶。


6.jpg


明艳的太阳悄然升起,万丈光芒开始装扮南糯山新的一天。此时的早晨,格外温柔暖和,“南山隐”客栈的竹楼,在映衬中显得格外明净,落地窗下光影舞动,橙黄的地板一尘不染,白色帷幔自由垂落在床上,虽被窗外的青绿轻柔唤醒,更想在梦乡中多沉醉片刻。


7.jpg


迟迟方起,简单梳洗过后,带上黑色宽檐帽,背着精致的小竹篓采茶去。远山云雾并未消散,近处屋舍的门在氤氲中虚掩着,明前嫩芽紧挨着光生长,人间茶境缓缓铺开。


8.jpg


采茶,需要熟练的技巧,正谓“金刀带雨剪黄芽”,是近乎道的体现。于我而言,却是小心翼翼的初学者,每摘下一叶嫩芽,都生怕破坏茶树天然的美。不多时,已采集一小筐,捧在手心,像捧着新生的光,看向茶农们的眼睛,他们的眉间明眸似乎越发清澈。


9.jpg


回到客栈时,衣服已被汗水浸湿,但“南山隐”可以给人舒适的归家感,温馨暖人。稍稍清洗,在泳池中畅游一会,凉爽沁人。待到晚上,带上耳机,半躺在阳台上的白色浴缸里,仿佛沐浴着星光,去除一天的疲惫又不失浪漫。


10.jpg


而后是和茶农们一起劳作,炒青,揉捻,去除茶叶中的苦涩,炼之以火,以指力,以悟性。叶蕴而香,舒卷浮沉之间,已于杯底植下一株茶树。南糯山的茶,正应了“茶香高山云雾质,水甜幽泉霜当魂”,从采茶到制茶,赏茶,饮茶,当一回茶农,方知茶之一味,可涤人心,可煮山川。


尤其当在“南山隐”客栈中亲历一遍吃茶的工序,正式地沉浸其中,我便更想生活在这里,像众多花光积蓄来此的人一样,租个地方,成为茶农们的一员。身和同住,泡一壶茶,日抄一经,读几页书,谈谈茶中事,尽管都是些琐碎的小事,完成的一天才是一天,又不止于一天。而那些消逝的、存留的、未来的,已然或未然,到最后,一定都是童话。明心见性,无非如此。


11.jpg


正如那只沉寂的鸟忽然振翅,衔着几片新绿的茶叶,换了几两流水。“曾到此间否?曾到。吃茶去!不曾到。吃茶去!”


凭此一江澜沧水,取一瓢饮,就是人间。


赞(114) 打赏(0)

暂时还没有评论,虚位以待很久了,赶紧来抢沙发把!